夜晚很快来临,冯堂搓了搓手,迫不及待地奔向那栋小木屋。

他在下午已经意.淫少年好几遍了,可是一想到晚上就可以一亲芳泽,他在激动的同时还有点小紧张。

不过这位子真是偏,大半夜的风卷起些叶子,沙沙的响,恍若亡魂的窃窃私语,在耳边呜咽回荡。

心脏在胸膛急促跳动,一声接一声,像黄泉路上的鼓点,在寂静的夜晚越发清晰。

冯堂稍微冷静了些,面色有点难看。

“艹,装神弄鬼的!”

他朝地面啐了一口,莫名有些不安。

轻手轻脚走到木屋前,黑色给人以无限遐想。

少年没有开灯。

强行压下心中念头,冯堂推门而入,一切细微的声音都被无限放大。

借着惨白的月光,他发现床上有一坨隆起的被子,冯堂色眯眯地扑上去,“小野猫,诶~抓住你了!”

然而空荡荡的被子下只有一个枕头,哪来的什么温软香玉?!

冯堂倏地升起一股寒意。

心脏提到嗓子眼!

这时,背后一道温温柔柔的声音传过来,“冯哥?我刚才出去了。”

心脏重重落回去,冯堂长舒了口气,原来只是出去了嘛。

这样一来他的兴致更高了,再战一夜都没问题!

然而当他转过头去,却直直撞入了一双猩红的眼眸,在黑暗中散发着幽幽的冷光,恍如地狱恶鬼爬上人间。

技能一:傀儡术(初级)。

请成为我的木偶吧~

冯堂只是个混日子的普通外门弟子,还是靠关系进来的,有时候连江湖中人都不一定打得过。

他的眼睛立刻丧失高光,像个玩具一样失去了灵魂。

冬燃盯着他,缓缓道:“我问你答。”

“今年是多少年?”

“第七仙轮,天历三十八年。”

距他死亡已经过了二十年了。

“剑宗是什么情况?”

“剑君大弟子失踪,渡师弟成为首徒。”

他提到“大弟子”的时候,麻木的表情明显有一瞬厌恶,而谈到“渡师弟”便只剩下倾慕。

冬燃:......拳头硬.了。

“整个修真界有什么大事?”

“二十年前,上庭屿异动。那位好像醒了,但是又杳无音讯。”

上庭屿——此方世界的天道和神君相互制约的领域,屿石上出现的话将如最高法则般不可违背。

冬燃皱起好看的眉头。

二十年前的上庭屿有异动?

可是屿石应该没有颁布指令。

“具体是哪一天?”

“好像是......那个败类失踪的那一天。”

冬燃自动过滤“败类”二字。

在他失踪的那一天?

这也太巧合了。

还没等他细想,四号突然在脑内疯狂大喊:【快走!渡重影派人捉你来了!】

什么?

渡重影的速度怎么这么快?!

就为这个陌生的外门弟子,值得吗?

真是个疯子!

少年咬住发带,起身扎住杂乱无章的头丝,脑细胞疯狂转动。

本来他想第二天一早就离开,没想到变化还是要比计划快。

他现在落入渡重影手里,绝无生还可能!

他该怎么办呢?!

计上心头,冬燃眯起眼睛,定定地看向冯堂:“我记得,你经常下山嫖.娼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