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次稳住身体,冬燃发现自己站在一个高高的台子上,高台由碧玉砌成,浑身通透,散发着淡淡的荧光。

鼻尖一阵香风袭来,他抬眸望去,猝不及防地撞入一片开得轰轰烈烈的桃花林里——以玉台为中心,四面桃木环抱,嫣神酥骨,风一吹,将近血红的花瓣纷纷扬扬飘落,绚丽而浪漫,仿佛误入了人间仙境。

月辞右手轻抬,高台下凭空构建出数级玉石阶,他拂袖而去,一步一步地下台阶。

冬燃跟上他的步伐,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。

以月辞的实力,他完全可以御空而去,但是他为了方便还未辟谷的自己,竟是亲自领着他走向宗门。

隔了二十年,这人还是一样的善良。

月辞背着手走路,双眸微合,“你曾经叫什么名字?”

冬燃愣了一下,回道

“东然。”

他又接着补充一句。

“东方的东,然而的然。”

月辞突然停住脚步,手指攥紧,又重复了一遍,

“东方的东......然而的然?”

身后的少年似乎有些疑惑,“怎么了吗?”

月辞仰起头,散漫地笑了笑:“没什么,就是想起了一个故人。”

桃园幻境交互纵杂,层层林木在玄妙的变换中为来人让开一条路。

月辞推开合欢宗的大门,他的身影遮住了光线,

“不问将来,不念过往。”

“欢迎来到合欢宗。”

*

“恭迎宗主!”

“恭迎宗主!”

“恭迎宗主!”

一众男女看清来人,立刻单膝跪地,双手抱拳以拜。

整个宗门的上空响起恢宏的声音。

“啊呀......本尊不就是出门玩了十几年嘛,怎么搞得这么隆重?”

月辞满不在乎地用真气把他们托起来。

他这一声像是打破了什么限制一样,有女修嘴甜道:“宗主这些年越发好看了!”

月辞捂唇轻笑。

大家见此,七嘴八舌地凑过来,一脸八卦地看着宗主和他身后的漂亮女孩。

唯独中间那道身影,从始至终都把视线放在冬燃身上。

那个少年年纪不大,介于男孩和成熟男人之间,身上有一股凌冽的气质,像山巅那抹最孤寂的雪。

他一头如霜银发未绾未系,慵懒地披在红衣上,宛如红梅遇雪,令人惊艳地说不出话来。

可这人偏偏又有一双晶莹剔透的冰蓝色眼眸,钟天地之灵气般不含任何杂质,清澈又干净,与鲜艳的红袍形成鲜明对比。

他似乎在宗门地位很高,其他人以他为中心,而他从始至终只盯着冬燃一个人。

而冬燃却快被四号的播报炸疯了!

系统咆哮:【涨了!涨了!这小伙子肯定对你有非分之想!!】

冬燃:......

这样的话他应该是个直男,因为自己在外人看来不是个女生吗?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