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这具身体不同的是,前世的冬燃天生剑骨,被师尊捡回剑宗,收为关门大弟子。

他的师尊司凤仪乃是当世剑修第一人,白衣胜雪、举世无双。

对于从小在战乱中流浪的冬燃来说,师尊救他性命,供他吃喝,小小的孩子自那时便发誓要好好修炼,成为与仰慕之人并肩的存在。

他苦修剑道,劈三千巨石,渡万里冥川,勤勤恳恳扮演着一个好师兄、好徒弟。

若不是曾对那人心生爱慕,以至于修为被困于元婴巅峰止步不前,他只怕早已超越师尊。

原本一切都在朝原定的轨迹发展,直到人族皇子渡重影被收入师门。

师尊为他打破无情道一代只传一人的森严规定,宁肯受九重天雷也要把这个小师弟接入剑宗!

闭关前他第一次仔细叮嘱冬燃,让他好好照顾小师弟。

而他心疼师尊身上的伤,虽有不忿但仍是担负起作为师兄的责任。

没想到那个看起来如圣洁白莲花一样的小师弟却心如蛇蝎般恶毒。在秘境中自己为了保护渡重影被上古神兽击伤,对方却趁人之危给他种下合欢蛊,强迫自己与之交.合!!

他震怒之下用尽全身灵力一剑斩向渡重影,没想到对方丝毫不反抗,他在危急关头强行收手反遭反噬身受重伤。

渡重影也被余威波及伤到心脉昏迷。

冬燃最终还是心软了带小师弟回宗门,却发现不知何时宗门上下对他一片质疑,认为是他恶意残害同门,其心可诛!

原来渡重影在不知不觉中迷倒了所有人,万千宠爱于一身。

师尊出关后,他本以为对方会愿意相信他,没想到他的好师尊一剑剜出他的剑骨,任鲜血如练顺着双手滑下。

他依旧是那副冷淡模样,仿佛手刃弟子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笑话。

“你失去的只是剑骨,而你的师弟伤的却是心脉。”

“孰轻孰重,一看便知。”

听听,多么讽刺!

这就是他仰慕的人!

冬燃流着泪,被抛尸一样丢在荒野。

天上秃鹫盘旋,似乎正在等待一顿丰盛的晚宴。

司凤仪早就知道自己对他的心思,没有回应只是因为另有所属。

可是他不知道,渡重影给他种了合欢蛊,他剑骨不在,合欢蛊足以要了他的命!

他们把他往死路上逼!

少年眼角越发殷红。

可惜他们没想到吧,自己没有死成!

“嘀,检测到宿主强烈意识,系统绑定中......”

一道妖娆的声音在脑海里突兀响起,“欢迎绑定魅惑系统,我是系统四号~”

“想拥有魅惑众生的绝世容颜吗?想让男人纷纷成为你的裙下之臣吗?如果想的话......”

四号一番激情发言被人突然打断。就见少年眼尾狭长,漆黑的瞳仁冰冰冷冷:“不想。”

四号惊了!下意识问他:“为什么?”

冬燃:“听起来没有一点吸引力。”

四号觉得这个身怀魅骨的宿主思想很不对劲,它力挽狂澜:“为什么不呢?让他们为你痴,为你狂,为你哐哐撞大墙不是十分令人愉悦的一件事吗?”

冬燃不疾不徐:“我只想变强然后复仇。”

四号:......不是说身怀魅骨的人都是恋爱脑吗?前辈欺我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