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冬燃,你要死了......”

那双冰凉纤长的手轻轻地抚摸他的身体,从劲瘦的腰侧一路流连到被鲜血染湿的前襟。

灵巧如蛇的手指挑开他的衣裳,在胸前伤口处打了个圈,狠狠抠出了一只狰狞的蛊虫,碾碎。

然后就着鲜血一路往上,在瓷白的肌肤上留下瑰艳而刺目的痕迹,宛如最为华丽的艺术品。

他感觉到生命在疯狂流失。

心口的的剧痛无时不刻在提醒他,那来自信任之人的一剑,那断他心脉取他剑骨的一剑,那让他痛彻心扉无比怨恨的一剑——全都是他像傻子一样咎由自取的结果!

他高高在上、清如谪仙的好、师、尊,为了救小师弟,竟是亲手挖他剑骨,甚至一剑穿心取他性命!

小师弟的命是命,难道他冬燃的命就不是命了?!

他们这么多年的师徒之情竟然比不上一个歹毒小人的横刀夺爱!

他作为剑宗元婴修士,为正道捍卫名誉这么多年,没想到最后反倒落得剑骨被取、千夫所指的凄惨下场!

——实在是......可笑至极!!

一行血泪从美人眼角滑落,仿佛盛开在世界尽头的彼岸花瓣,绚烂又绝望。

“冬燃......你想活下去吗?”

那双冰凉的手轻柔地为他拭去眼角的血泪,声音低哑缥缈,仿若置身云端雾里。

他仰起脖颈艰难挣扎,想要贴上那双冰凉的手,就如荒漠中绝望的旅人寻找到甘甜的清泉。

他双眸紧闭,字字泣血。

“想......我想!!!”

他不想死,为什么要为渡重影平白丢了性命!

那人轻笑一声,捧住他的脸颊,在额头上烙下一吻。

如蜻蜓点水,一触即离。

“请一定要——好好活着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