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边,冬燃迈着轻盈的步伐,缓缓走到美人师兄身边。

他靠近一步,对方就不着痕迹地往后缩,直到缩到极致,整个人快像根面条一样贴到桃树上。

冬燃:......

他有这么可怕么?

之前不是还挺关心他来着。

呵,男人。

系统抽了根烟,沧桑道:

【太会了,不愧是合欢宗首席。

他这波是在欲擒故纵啊!】

苍鸿羽下意识想撕传送符,但是却被师妹制止了。

小师妹仰起头望向他,清澈的眼底隐隐含着一丝不忍。

“师兄,别撕了,你可以御剑带我去吗?”

虽然你符多,但这也不是你任性的理由啊!

听到这话,苍鸿羽明显愣了一下,不知不觉就收起符箓,点了点头。

下一秒大脑反应过来,他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巴掌!

御剑!

御个鬼的剑!

你把持得住吗?!

小师妹还未辟谷,到时候不就是他御剑,小师妹抱着他的......腰。

咳!

就见这位冰美人面上浮起一丝薄红,有些欲盖弥彰地捂唇咳嗽起来,冰蓝色的眼眸浮现些渺茫的雾气。

他眼角殷红,像是被人狠狠蹂躏过一番。

冬燃:......

师兄的小脑瓜一天到晚都在想什么?

最后,他还是如愿以偿地坐上了苍式飞剑。

然而过程并没有某人想象中那么旖旎暧昧。

因为他飞得太快了,像是身后有十万追兵一样,嗖得一下就到了目的地。

冬燃风中凌乱,他捂着一头杂毛,看着毫发无损、衣衫翩然的苍鸿羽,发誓下次再也不会让师兄带他御剑飞行了。

他的嘴角挑起一抹顽劣的笑。

“师兄,你真的好快呀!”

前面带路的美人一个趔趄,险些摔了一跤。

虽然这句话听起来像是在夸奖他,但是他并不高兴谢谢。

*

在苍鸿羽的带领下,两人很快便抵达寒潭。

寒潭之所以叫寒潭,其中一个重要原因便是它凄神寒骨的森冷氛围。

但冬燃觉得,“潭”字一点也不贴切。

潭水幽深凌冽,水面上蒸腾起如云白雾,浩渺苍茫,一眼望不到尽头。

这是正常水潭的规模吗?

这怕不是大海!

苍鸿羽似是听到他心中所想,解释道:

“这是师尊起的名字。”

因为顺口。

他示意冬燃后退一步,红袖轻拂,飘然落至岸边。

只见他“铮”地一声拔出腰间长剑,灵力从手中奔涌而出,浩浩荡荡,飓风般席卷了天地!

狂风大作,却阻碍不了他苍劲有力的手臂,银发在寒风中猎猎作响。

红袍翻飞间,他笔挺的身躯不动如山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