窒息感越来越强烈,他的意识也越来越模糊,仿佛一切都消失不见,只余耳边嗡嗡轰鸣的声音。

似乎有人在远处怒吼,嘶声力竭,拉回了即将掉线的清醒。

下一秒,锋利的剑光闪过,清新的空气猛然涌入肺部,冬燃身子蜷缩,不住地咳嗽起来。

他落入了一个带着血腥味的怀抱。

温暖又坚定。

冬燃的头被捂在他的胸口。隔着薄薄的衣物,耳边心跳如雷,粗重的呼吸声挟裹着湿气喷洒在头顶。

他愕然睁大眼睛。

苍鸿羽竟然强行闯进来了!

他疯了吗?

他就没有想过被反噬的下场吗?

银发美人搂紧了怀里的人,坚实的臂膀温柔而强势。

他如同一座森严界碑,冷冷地伫立在腥风血雨之前,冰蓝色的双眸结了一层厚厚的寒霜,仿佛被触犯禁忌的神明。

化神期的威压无声蔓延,刚冲破封印的怪物尚且虚弱,只能尖锐地咆哮,用触手扬起滔天巨浪。

强行突破封印已经让苍鸿羽身处强弩之末,但他的内心似乎燃起了一把冷焰,噼里啪啦地烧到四肢百骸,连血液都沸腾起来。

心悸、后怕、恐惧、心疼......种种情绪交织在一起,他眼前蓦然闪过一些碎片——

被勒住的脖颈,绝望的笑容,漫天的血雾,无力的嘶吼......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