车成俊将白飞飞抱到床上坐着:“等等,我拿样东西。”

“什么?”

白飞飞坐在床边,有些好奇。

车成俊蹲在地上,拉开抽屉,突然,有东西掉出来。

是避孕套。

车成俊与白飞飞四目相对,脸上都浮起一抹尴尬。

车成俊怕误会,说:“我拿的不是这个。”

白飞飞点点头,面上镇定地问:“什么时候买的?”

之前都没有。

“白天我去买的。”

“你亲自去买的?”白飞飞幻想了一下车成俊去药店买这东西的画面。

车成俊从抽屉里拿出一盒药,笑着说:“我戴着口罩。”

白飞飞嘴角隐着笑,又问:“这药是做什么的?”

房间里只开着一盏夜灯,暖黄色的灯光不是很明亮,光线柔和,照在两人的脸上,五官也添了一丝柔和。

白飞飞也不似平常那样冷冰冰的,两人简单又普通的对话,像极了寻常夫妻的日常。

又像处于热恋的情侣,欢喜与期待,隐在细微的表情动作里,隐在简单的对话里。

“给你吃的。”车成俊一边说,一边去倒水:“这是我让萧然连夜去岛上取回来的,我研究的特效药,对你的身体有好处,你的身体,以后就交给我来调理,都会好的。”

车成俊没有将白飞飞的情况说得太细,白飞飞对自己的身体状况,心知肚明。

她甚至觉得,活不长,所以她才敢在车成俊面前如此放肆自己。

当听到车成俊的话,白飞飞有一种鼻酸的感觉,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,车成俊已经为她将一切都想到了。

她忘了,车成俊是医生,她的身体状况,怎么可能瞒得过他呢。

车成俊一手端着水,一手拿着药,蹲在白飞飞脚边,看见白飞飞眼眶里的泪花,温笑着说:“这就感动了?这是身为你男人应该做的,快把药吃了。”

白飞飞点了点头,冰冷的心,在这一刻彻底被融化了。

白飞飞吃了药,蹙眉:“好苦。”

这比平常的药还要苦,满嘴的苦涩。

“下次我研究甜一点的药。”车成俊又从手心里拿出一块糖,放进自己嘴里,俯身吻住白飞飞的唇,甜味慢慢抵消苦涩。

他说:“先苦后甜,有我,以后都不会苦了。”

缠绵的吻让白飞飞感觉身上每一个细胞都是甜的。

她也在那一瞬间懂了车成俊所做的每一个小细节。

无论是洗澡还是买避孕套,都是为了保护她,不让她受到伤害。

“车成俊,以前怎么没见你这么会撩人?”

“我交了九千多学费现学的。”

白飞飞立马猜到:“陆容渊那学的?”

“嗯!”

“车成俊,你以前的道貌岸然都是装的?”

前后反差也太大了。

车成俊笑着看她:“吃肉跟吃素的狮子,怎么能一样。”

以前的车成俊吃素,如今吃上肉了,就知道肉到底有多美味了。

车成俊掐了一下白飞飞的腰:“以前你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高冷女神样,也是装的?”

“天生的。”

“你一步步套我入局,你是不是早就喜欢上我了?嗯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