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索性直接转身上了楼顶。

玻璃房里,夕阳余晖洒了进来。

夜靖寒一个人坐在绵软的太妃椅一角,静静的仰望着泛着一层金黄光晕的窗外。

从后面看去,那背影……莫名有些萧瑟。

她想到了刚刚母亲的话。

付紫薇年轻的时候,曾经被绑架过,因为绑匪手段残忍,糟蹋了她,她被救回来后不久,就发现自己怀孕了,当时她怕自己怀了孽种,一心想把孩子打掉,是老爷子不杀生,保了那孩子一命。

那一胎,就是夜靖寒。

夜靖寒出生后,付紫薇第一时间就给他做了亲子鉴定,确定了他的确就是夜家的孩子。

所有人都以为,这件事就过去了。

可……紫薇过不去心里那道坎,总觉得看到靖寒,就会想到耻辱的过去。

所以她……就一直都很讨厌夜靖寒,也对夜靖寒和老大跟老三都不一样。

她不光将孩子们区别对待,还一次次的伤害。

那次,老大和夜靖寒被绑架,付紫薇吵闹着舍小保大的行为,成了压垮夜靖寒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自夜靖寒逃回来后,曾经一直在努力讨好母亲的夜靖寒变了。

在家人面前,他再也不笑了,性格也一点点变的偏执和霸道,对谁都冷若冰霜。

只除了司若。

云桑凝着夜靖寒,知道夜靖寒之所以对司若好,是因为他以为,当年救了他的人是司若……

思及过往,她蹙了蹙眉心,甩开了脑子里不好的回忆后,轻轻呼了口气,缓步走了过去。

她脚步声很轻,可夜靖寒还是听到了。

他回头,看到云桑,唇角露出了一抹显眼的笑意:“跟爸妈聊完了?他们情绪还好吗?”

云桑耸肩,站在了他身边,难得的,对他笑了笑。

夜靖寒有些意外,看着她绝美的笑容怔愣了片刻后,诧异道:“桑桑,你……不是要赶我走吧?”

云桑有些无语:“我赶你,你就会走吗?”

“不会!”夜靖寒斩钉截铁的道:“你走我才会走,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。”

云桑撇嘴:“那你废话什么!”

“我是看到你忽然对我笑……”让他想起了很久很久很久以前,那个单纯的一心只想爱夜靖寒的桑桑该有的笑容,有些莫名的……恐慌。

他凝着云桑的双眸,伸手紧紧的拉住了她的手。

若是往常,云桑可能会甩开他,嫌他腻歪人。

可这会儿,云桑非但没有这样做,反倒还……也反握住了自己的手。

夜靖寒诧异的低头看着她与自己十指紧锁的手,又抬眸望向云桑,不自觉的将手指更收紧了几分:“桑桑,是不是……发生什么事了?”

“我从我爸妈那里,知道了你母亲为什么那么厌恶你,也知道了……你后来为什么会变的那么冷血无情。”

听到这话,夜靖寒莫名低垂下了眼眸,有些愧疚的道:“这不是我能伤害你的理由,你曾经,是我生命中主动涌进来的唯一一束光,可我……却疯了,竟毁了你的一切,桑桑,我……”

云桑知道这几句话,又让他想起了过往,她淡淡的问道:“如果……你从一开始就知道,救你的人,是我。那你说,我们上一世的结局,会不会就变的不一样了?”

,content_num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